强弘网

首页 > 音乐资讯

计划国内开个唱 宋祖英想跟观众近距离交流

  • 来源:强弘网
  • 2020-05-18 02:11:25
在人们印象中,宋祖英的名字似乎只跟一些大活动、大场合有关,很少听她说一说自己。然而昨晚她却出现在凤凰卫视《名人面对面》节目里,破天荒地接受了主持人许戈辉的专访。宋祖英说,自己平时不擅长接受采访,这次是因为跟许戈辉的老交情才答应了,“可答应完了之后又开始犹豫,我能说些什么呢?”许戈辉安慰她:“没事儿,我们就随便聊吧。”她这才打开了话匣子。   第一次“做梦”   话题很自然地从宋祖英这两年轰动华人圈的大事———悉尼、维也纳个人音乐会开始。   1996年,宋祖英跟随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组到悉尼慰问演出,参观悉尼歌剧院的时候,她有了从小到大的第一个梦想。   “站在那个台阶上,我突然就想,哎呀,我要是能在这里面唱歌该多好……我很少有这种梦想,真的很少,因为我从小就不是个爱做梦的女孩儿,只相信‘车到山前必有路\\’。可那天在悉尼歌剧院的台阶上,我做了一个梦。”等宋祖英第二次再去悉尼歌剧院,已经是2001年了,当地的一个朋友问她,想不想在这里做音乐会。“我想他只是说说而已,但心里还是非常感谢他,不过要做到,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”   但这个梦想竟然真的实现了,宋祖英说,她实在很感谢那位朋友,“他全心全意地投入,从联系歌剧院,到其他方方面面的事”。她还记得那位朋友这么对她说:“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,相信你能做好,所以我帮你。”   民乐不卖票   在悉尼和维也纳的两场个人音乐会,宋祖英都没有卖票。这在当地属于很罕见的做法,尤其在奥地利,当地人听音乐会早已习惯了自己卖票,不出钱反而觉得别扭。宋祖英也担心,“怕他们觉得不卖票是因为音乐会不好”。   可最后还是决定不卖。宋祖英说:“大家都觉得既然我们自己也花了钱了,应该把那个钱挣回来才对。但我觉得这场音乐会的必要之处就在于,民族声乐走出去的太少了,太多的人对中国民族声乐不了解。”宋祖英怕卖票反而招来太多冲着她名头来的观众,“他们觉得中国的宋祖英来了,所以买票来听,对中国的民族音乐却忽略了”。她希望她的票能送到更广泛的人群手中,“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我们中国的民族声乐”。如此良苦用心,宋祖英还是第一次披露。   “扛”回满堂彩   宋祖英也会紧张?看她在各种晚会上表演的轻松样,这话说给谁听都不会信。可宋祖英却老实交待,维也纳的那场音乐会几乎让她精神崩溃。   那段时间宋祖英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,加上压力大,结果筹备音乐会的时候她一直处于一种身心俱疲的状态。“经常是还没唱呢,嗓子就已经吊起来了,一唱声音就全飘了。”这让所有人都非常焦虑,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前,只会在宋祖英连唱一两个小时、嗓子累到不行的时候才可能出现。关键时候她的老师徐京起了作用。“我跟他说,徐老师,我可能真的顶不下来了。徐老师说,没事儿,完了把一句浙江一带难听的话教给我,让我跟他一起骂,来放松自己。再加上以前徐京老师给我打的基础比较好,我后来就用技巧过了关。”虽然还是有细心的观众发现,台上气定神闲的宋祖英其实一直在出虚汗,但那场音乐会最终还是赢得了满堂彩。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,宋祖英自己也说险,只有她的老师徐京说:“我就知道,小宋是一个能扛的人。”   国内开个唱   开完国外音乐会,宋祖英考虑再做几场国内演唱会。“国外做音乐会,国内做演唱会,这是区别。”   两者有什么不同?宋祖英说:“在维也纳、悉尼的音乐会,都是准备好曲目,后面是乐团和合唱团,我往前面一站开口就唱。如果在国内开演唱会,那我就得把拳打脚踢什么的都用上了,就像现在那些流行歌手做的一样。另外从舞美、灯光到道具、效果,整个舞台都要更丰富一些。还有,音乐会我只是往架好的麦克风前面一站,开演唱会可能就会戴麦、拿麦,想说什么说什么,跟观众近距离交流。”   演唱会的地点,宋祖英要选在大场面的体育场。观众能坐满吗?宋祖英说,她很有信心。“我觉得自己积累的曲目、舞台状态等条件,全都具备了。观众对我的喜爱程度我也很自信。”   从没有奢望   谈起天来的宋祖英,看上去是一个内心世界挺丰富的人。但她的丰富,却因为自己的被动个性而很难为一般人所了解。   “在到国外开音乐会之前,我大多是相对被动地去做一些事情,从来没有太多的要求和奢望,不会想‘我一定要得到什么\\’,‘一定要做什么\\’。”直到开完音乐会后,宋祖英的想法才有了一点转变,“我突然发现,哦,原来自己也可以决定很多事情”。但她无欲无求的个性却还是没有改变,“家里人经常叫我‘脑膜炎\\’———湖南人说这人老是不想事儿,就叫‘脑膜炎\\’。我这人是不太想事儿,因为我觉得现在挺好的,自己得到的东西也不少,甚至有时候想到自己走到这一步,就会觉得特别不可思议……知足者常乐吧。”   不适应城市   在北京生活了20年,宋祖英却说:“我现在正逐渐地习惯城市的生活。”这让许戈辉觉得很不可思议。   “可能因为我的童年生活太美好,太幸福了。”宋祖英成长在湖南山区,“我在外婆家长大,那里山清水秀,家门前是河,后面是山,漫山遍野都是板栗树……”那时候的她是如此无忧无虑,以至到今天,她依然会在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“回去”。让宋祖英怀念的有还有那里淳朴的人,这跟她在城市里接触到的完全不一样。“现在要面对各式各样的人,我觉得有点儿累。当然呐,可能也是我个人能力太弱。”但宋祖英说,她还是在竭力地适应,“毕竟我已经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了,所以还是尽量去调整自己,去适应所有人。”
版权所有: 强弘网 All Rights Reserved